重庆一家4口因疫情滞留塞舌尔3个月 怎么度过的?

重庆一家4口因疫情滞留塞舌尔3个月 怎么度过的?

“夕阳自带滤镜,潮水如绸缎铺展,没有游人的小岛安静得可以听到树的呼吸、风的对话。欢实的鱼群蹦腾依旧,小娃在沙滩上追逐浪花和螃蟹,归鸟和蝙蝠划过长空,合着月亮拉开夜的小夜曲……”这一段优美的文字出自一位因疫情被滞留在塞舌尔的重庆人。虽然这一家四口“被困”岛上已近三个月,但乐观、从容的心态却让他们的生活过得诗情画意,尽情享受当下的宁静和美好。

这有可能是史上最惬意的“度假式”滞留。

两周假期变成了三月+

在北京长期居住,从事互联网工作的重庆人杨洲虎2018年辞职,靠着多年工作积蓄开始了环球旅行。今年春节,他选择曾经拜访过,非常喜爱的塞舌尔作为家庭度假目的地。这个非洲东部印度洋上的群岛国家气候宜人,风景绝美,是著名的旅游胜地。

1月26日,杨洲虎带着妈妈、姐姐、外甥上岛,原本打算玩两周就回北京,没想到因为新冠疫情的爆发,回国航班被取消,并再三延期。后来,随着全球疫情加重,塞舌尔停飞了大部分国际航线,并禁止外国人出入境。

就这样,一家人被滞留在这座美丽的海岛上。

虽然塞舌尔是人人向往的“人间天堂”,但想离开却无法离开的滋味并不美好。好在,这一家人都非常乐观,眼看回家之路遥遥无期,他们便开始做“打持久战”的准备。‘

每月开销和国内持平

他们先是将签证延期,然后租了一个性价比高的住所。一栋260多平方米的别墅有露台、有花园、家电齐全。作为世界知名的度假圣地,塞舌尔的消费出了名的高,这样的别墅,平时正常价格相当于人民币3000元一晚,一个月就要差不多9万元。由于疫情,老板爽快地打了一个“超级折扣”,只要平时的六分之一,大约1.5万元人民币一个月。

渔业是塞舌尔除了旅游外的另一大支柱产业,因此也不用担心会出现食物短缺的问题。在市场上采购十斤普通鲜鱼,只需要50元人民币。杨洲虎说,除了蔬菜价格是国内的几倍,其他物价基本上与北京持平。而且岛上大部分物资都能自给自足,完全不用担心物资紧缺。

有了厨房和厨具,他们平时都在别墅里自己动手做菜,每月饮食开销5000元人民币就能打住,这样算下来,一家四个人的生活成本约2万元,跟在北京差不多,而生活质量却提升了不少。

每天学法语追剧烹海鲜

这三个月他们是如何度过的?

杨洲虎说,他们一家的生活非常规律,每个人都找到了自己想做的事情。在这过程中,保持平和、乐观的心态最为重要。

比如,他的重心就放在了学习法语上。这个酷爱旅行的小伙去年在南美、中美洲旅行时自学了西班牙语,今年既然被”困“在这里,就开始潜心自学当地官方语言之一的法语。现在有足够的机会每天与当地人交流,进步得很快,也为接下来疫情结束后的非洲深度游做准备。而他的妈妈则是追之前没有时间看的电视剧,每晚守在电脑屏幕前,沉浸在精彩的剧情当中,已在岛上看完了《都挺好》、《小欢喜》。

他描述一家一天的生活:早上7点半起床后,熬粥、煎鱼,吃早饭,学一小时法语,然后全家一起在海滩上玩两个小时,去看岛上特有的象龟,给它喂食,中午回来洗澡、吃午饭。午睡后再学习法语,下午一家人又去海滩晒晒太阳、游游泳冲冲浪,悠闲地欣赏印度洋瑰丽的日落。晚上吃完饭,姐姐带着小朋友就在楼下院子玩沙、捉蜗牛,他继续在灯下学法语。

一家人每周去两次采购两次。每天吃得最多的就是鱼。金枪鱼、石斑鱼、鲑鱼、鹦鹉鱼、章鱼……变着花样吃不同的鱼。意面十来块人民币一包,烹饪又方便,因此成为了他们的主食。有时他还会买点辣椒,做一顿川菜,烹饪水平也大有长进。

“30年来海滩从未像现在这样安静“

杨洲虎说,当地人相当善良友好,见面都会热情地打招呼。他们几个“外国人”出出入入,久而久之便和卖菜的大婶、渔民大哥都熟络了起来。原本一句中文不会说的当地人,在他们的影响下,也学会了“你好”、“谢谢”等简单词汇。

同样滞留在岛上的法国、德国、南非等家庭,也都相互熟悉了起来,有点“同是天涯沦落人”的惺惺相惜,经常在海滩聚会、聊天。

“空无一人的沙滩,魔鬼鱼不时跃出水面,各种小鸟围着你踱步,碧蓝如洗得天空绽放出双彩虹后又晕染出火烧云……”他几乎每天都会写日记,日记里的文字看不到任何焦躁和抱怨,有的只是平和与美好。

原本现在是塞舌尔旅游旺季,酒店爆满,沙滩上游人如织。而现在,经常是一整片海滩被他们一家“包场”。正因为如此,才可以将心彻底安静下来,深入探索发现塞舌尔的美。

一个当地人对杨洲虎说,“从某种角度来说,你们很幸运!过去30年里,这片海滩从未像现在这样安静,这才是大自然真正应该有的状态!”

大使馆送来口罩每周电话关心

3月16日,塞舌尔出现第一个新冠确诊病例,4月5日出现第11个,目前差不多两周都没有新增病例。

据介绍,塞舌尔对疫情的防控其实非常严格,已禁止所有外国人入境,4月又取消了国际航班入境,关闭了机场,相对比较安全。比如去超市,只准5个人进入,出一个进一个,最近也采取了宵禁,晚上7点以后就不让出门了。

3月,塞舌尔当地的药店已很难买到口罩,中国驻塞舌尔大使馆工作人员为他们送来了口罩等防疫物资,而且每周都会打两次电话,关心他们的生活状况,询问是否需要帮助。大使馆工作人员也随时关注航班、签证信息,一旦有更新,都会第一时间通知他们。

他听大使馆工作人员介绍,目前有十多个中国人被滞留在塞舌尔。

尽管在岛上过得惬意,但杨洲虎还是期待着能早日平安回国,和亲人们团聚。目前得到的最新消息是,塞舌尔机场5月开放,可以离岛,但回中国的航班还没有着落,意味着即使离开岛上,也只能去其他国家呆着。“这样还比较危险,倒不如就在岛上呆着。“

怕水的小外甥爱上了冲浪

他们来岛上时还是春节,现在马上就要过五一劳动节了。

不久前,杨洲虎的妈妈在岛上过了70大寿。往年这个时候,全家会在北京爬香山登高望远,这次则是由外孙牵着,穿越热带雨林,独占最原生态的Petite Anse海滩。老人家过得很开心,她也觉得这是不一样的生日体验。下周,小外甥也将在岛上迎来3岁生日。

每天睡得好,吃得好,三个月下来,全家人变黑了,是健康的小麦色。杨洲虎健壮了,小外甥长高了。小朋友以前看到水就躲,而现在胆子越来越大,已经能自如地在海里游泳、冲浪,还喜欢上了爬山,并学会了徒手抓螃蟹、抓海螺,这些在城市中没有机会学习的技能。在还没有控制居民出入之前,小外甥经常在码头、沙滩上和当地小孩玩成一片,虽然彼此语言不通,但照样玩得很开心,离开时还会亲热地拥抱告别。

在学习法语之余,他刚刚开了一个抖音号,叫做“环游世界的小虎哥”,用视频记录疫情期间这段非同一般的“滞留”。他说,一直很思念祖国,想早日回家,但不希望为祖国添麻烦。既然没有办法回去,那着急又有什么用呢,不如以乐观的心情面对,相当于给自己放的超长假期吧!

他们一家目前的生活,就像他在日记里写的,“一天又一天,一浪又一浪,日出日落,潮起潮落,简简单单。”

上游新闻·重庆晨报记者 纪文伶

(责编:冯粒、曹昆)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web-hosting-domain.com